爱上中文 > 武侠修真 > 黄泉狱主 > 第389章 天之九德和地之五贤
    最快更新黄泉狱主 !

    第389章 天之九德和地之五贤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~”

    九黎也反唇相讥道,“神不是修炼来的,一切功法修炼的都是伪神……”

    “伪神?”

    石磊愣了,追问道,“那你这天神是什么?也是伪神么??”

    九黎遂不再出声。

    石磊也没把九黎的话当回事儿,毕竟他跟九黎的关系很特别,他用灵台之力囚禁了九黎,而九黎又不得不借助灵台躲避神骨和圣晶的追杀。

    石磊可能借助九黎的见识脱险,九黎也可能利用自己的见识灭杀石磊脱困。

    谁知道九黎的话是真还是假?

    亦或者是给石磊挖坑?

    九黎远没有长乘神可信!

    随后的时间,石磊全力催动不嫁秘术修炼,凤皇遗留的菁华很快被炼化;而且,黑无常灵体本就没有什么功法,石磊目前所用是夜叉的破苍,所以石磊索性弃了功法,在神体炼化菁华的时候,留了一些给灵体。

    灵体和神体互为隐藏一面,所以炼化的菁华黑无常灵体也能吞噬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到得最后,柳絮的实力也踏足六级骑射。

    柳絮跟石磊有些相似,她的灵体是天使,隐藏身份是龙王。

    凤皇对龙王气息极其排斥,对天使圣光倒是亲近。

    眼见周身的凤凰轮廓开始寸寸断裂,石磊以为凤皇所留菁华已经消耗殆尽,遂对柳絮说道:“终于大功告成,咱们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切~”

    哪知道,不等石磊说完,九黎不屑一顾道,“真是下阶山神,你们以为凤皇是跟你们一样的山神么?他所遗留岂是你们这么短时间可以吸收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石磊懵逼了,但他心念一动,佯作惊讶道,“这怎么可能?明明已经没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~”

    九黎得意的笑了,说道,“一切的一切都是试探啊,凤凰舞说明你们是凤凰一族,可以拿走传承;而吸收凤皇遗留的皮毛,则说明你们得到传承,且看吧1

    石磊急忙跟柳絮说了,柳絮也瞠目结舌,即便是前世的九级龙王,她也没见过如此机缘。

    果如九黎所言,凤凰轮廓断裂后,开始凝结成所谓的地之五贤:德、义、礼、仁、信。

    看着七彩字迹,石磊和柳絮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字迹都是凤纹,每一缕纹理上都感觉蕴含庞然力量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~”

    五个七彩凤纹字在半空发出轰鸣,朝着石磊和柳絮顶门落下。

    “轰轰轰~”

    三个凤纹字落入石磊顶门,正是:德、礼、仁;

    两个凤纹字落入柳絮顶门,却是:义、信。

    “古怪了~”

    九黎感知着三个凤纹字掠过灵台,落在石磊檀中,颇是奇怪道,“怎么会是这三个字呢?我以为你会得到德、义、信呢1

    “我去~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长乘神也惊呼道,“蠃母神,你……你在作甚?我怎么感觉我的记忆有些恢复?”

    “嘿嘿~”

    石磊一下子明白了,他问长乘神道,“那你现在知道天之九德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~”

    长乘神回答道,“天之九德乃孝、慈、文、信、言、忠、恭、勇、义。”

    原来天之九德有义和信。      可问题是天之九德的义和信是长乘神的,跟自己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也可能是因为山河灯内有长乘神的德之神魂,所以,地之五贤的义和信才归了柳絮吧。

    不过无论如何,石磊都心中欢喜的。

    随着地之五贤消失,空间又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只是,黑暗仅仅片刻,一个凤凰轮廓飞出,凤凰落到石磊面前,“轰~”的一声震鸣,一个闪耀日月霞光的空间裂缝洞口。

    “快走~”

    “快~”

    九黎和长乘神几乎同时提醒道,“这是祭坛出口,赶紧离开~”

    “好~”

    石磊答应一声,抬手一招把柳絮拉上黄金座撵,而后冲着黑暗躬身道:“凤皇请放心,我一定完成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~”

    九黎不屑道,“凤皇已经没了,你承诺个屁啊1

    倒是长乘神,轻声道:“不错,不错~”

    石磊催动黄金座撵落入霞光,“呜~”四周立即掀起旋风,托着石磊冲向太阳光芒。

    四周有数不胜数的凤凰光毫,凤凰齐齐鸣叫,似乎是一首歌,可石磊听得不清楚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细听时,“刷~”光毫开始扭曲拉长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蠃母国,王城之外,纪风看着熟悉的要塞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二十一年了,他终于再次返回王城。

    这个时刻他期待已久,但……他着实没想到会如此之久。

    他以为蠃母国既然有了自己的神,光复王室那不是蠃母神举手之劳?

    就算是蠪侄彪悍,十年八年还不将蠪侄全灭?

    哪知道,蠃母神不过露了一面,斩杀了追杀王室的七头七尾的蠪侄就消失不见,协助蠃母国王室与蠪侄厮杀的只有一个徐伟。

    虽然一早就听过徐伟的三阶段战略,但纪风依旧没想到,但防御和相持两个战略阶段就用了近二十年,如今终于开始反攻。

    说到反攻,纪风不由得有些头疼,他转头看向一处,低声道:“大徐骑射呢?”

    “禀国主~”

    一个战将急忙回答道,“大徐骑射跟王子在军帐内布阵,要求众战将务必一击得手,将王城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~~”

    纪风又看看另外一个方向,迟疑了一下,问道,“小徐骑射呢?”

    “小徐骑射跟王孙在一起~”

    战将又回答道,“正严阵以待,等候大徐骑射的军令。”

    “他~”

    纪风低声道,“没什么其它举动?”

    “这个~”

    战将很明显知道纪风的意思,犹豫了一下说道,“末将没看出什么异常举动,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战将咽了口唾沫,把余下的话同样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纪风有些皱眉,呵斥道:“说1

    “末将听说~”

    那战将只好轻声道,“王孙对大徐骑射这种擒贼先擒王的策略很不屑一顾,觉得大徐骑射被这些年的小战之胜所迷惑,失了分寸,小徐骑射以郊远包围王城的策略才是正道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