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中文 > 都市言情 > 花式养成权臣大佬 > 第138章 进京
    “京城不愧是天子脚下,果然繁华。”一进入京城,冉秋念就忍不住看着周围的街巷和人流如织的盛况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殷哥,这马这么扎眼,会不会被人认出来?”

    看过新鲜之后,冉秋念坐回马车里,掀起帘子,拍了拍萧殷的肩膀,有些忧虑。

    “无妨,进京之后,便暂时安全了,他们不敢轻易在天子脚下动手,认出来也无妨。”

    萧殷回头安抚道。

    转过街角就是将军府,看着冉秋念眼底的陌生好奇之色,萧殷心下叹息,没想到他们再次回来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,着实是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正思索间,一道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,喊得正是冉秋念的名字。

    冉秋念似乎没有想到最先遇到熟人的竟然是自己,她愣了一下,循声看去,远处的马车上,一个身穿红衣的姑娘正与冉秋念一样,掀开帘子对着自己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冉小姐,何时进京的?竟然也不提前告知一声,家母很是想念你,这回定要好好聚上一聚。”

    冉秋念眼中有些迷茫,这红衣姑娘分明与自己很是相熟的样子,可冉秋念却一点儿也记不起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“这是武威将军家的小姐。”萧殷知道冉秋念什么也不记得了,便在她耳边适时的提醒道,“黑马也是由她转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冉秋念便心里有了数,她轻咳一声,笑着对武小姐回道:“今日刚进的京城,正要先去舅公舅婆处拜见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就不打搅了,回头给府上递帖子,咱们再聚。”

    武小姐与冉秋念说完话,又对着萧殷拱手打了个招呼,放下帘子,让车夫驾驶着马车从冉秋念他们的马车身边擦身而过。

    送走了武小姐,冉秋念才狠松了口气,忍不住问道:“我在这京城认识很多人吗?赶明儿得好好做做功课,免得下回再遇上个人,被问出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武小姐,还有林家姐妹,都是你在京里的好友,念儿也无需太过担忧,既是至交好友,便不会在意这些。”

    萧殷简单安抚两句,马车拐过街角,转入了将军府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冉秋念和萧殷从马车上下来,走到门口,守门的士兵见到两个衣着朴素的年轻人,也并没有露出轻视之色,而是就事论事询问起来历。

    “烦请把这块玉佩送给顾老将军,他看到东西之后,自然会明白。”

    萧殷把那黑衣人临行前送给他们的通行玉佩递给了守门的士兵,士兵接过之后,让他们稍等片刻,转身进去通报。

    人很快就去而复返,对冉秋念和萧殷的态度也恭敬了许多,想来是因为顾老将军看过玉佩之后的反应促使他如此。

    “二位贵客里面请,老将军正在书房等着二位。”

    士兵叫来一个小厮,让他将冉秋念和萧殷带到书房去,自己则站回了门前继续守门。

    “将军府真是纪律森严,不愧是行伍世家。”

    冉秋念轻声感慨,虽然这里是她的舅公舅婆家,可对冉秋念来说,只有萧殷才是她真正熟悉的人,她状似不经意的悄悄抓住了萧殷的衣袖,以此让自己安心。

    “舅公舅婆都是很和善的人,他们向来宠爱你,不必拘束。”

    萧殷感受到冉秋念的紧张,低声说了两句,借此缓解她心底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二位贵客,书房已到。”小厮没有注意到萧殷和冉秋念的对话,把人带到之后,便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殷带着冉秋念走进书房,顾老将军背对着二人,听到动静,转身看了过来:“秋辞那孩子让你们给我带了什么……萧殷、念儿?怎么是你们?”

    顾老将军的话说到一半硬生生打了个弯,脱口而出道。

    冉秋念一脸茫然的看着他,没意识到方才他没留意说出的那个名字。

    反倒是萧殷,丝毫没有意外顾老将军口中提到的秋辞二字,关于那黑衣人的身份,他早有猜测,如今只不过是得到了应证。

    顾老将军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京城见到这两个孩子,思及信上看到的那些消息,他也顾不上刚才的失言,快步将两人让座于桌前,问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好端端的怎么突然落了水,既然没事为何不早些回家?真叫我们这些老的担心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,你祖母她还病了一场,府里现在还乱着。”

    顾老将军有太多的话想要和这两个死里逃生的孩子说,他拉着两个孩子的手,把积压在心头的那些话全都说了出来,可话音落下之后,他才注意到不对劲来。

    “念儿这是怎么了?才多久没见,怎么像是不认识舅公了一般,到现在都不说一句话,可是想起当日留书出走,觉得不好意思了?”

    顾老将军注意到冉秋念看着自己时的陌生,心里禁不住打起鼓来,他看了看萧殷,用眼神询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念儿落水之前马车翻倒时伤了脑袋,落水后又未能及时救治,便得了离魂之症,把过去的记忆都忘了。”

    萧殷替冉秋念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离魂之症?这可如何是好,不行,我这就派人去把京城最好的大夫请来,伤在脑袋可不是开玩笑的,必须尽早医治。”

    顾老将军神色一紧,心疼的看着冉秋念,真不知这两个孩子在外面糟了什么罪,若是夫人知道,怕也少不了一阵念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老将军赶紧派人去知会顾老夫人和顾铮,说完便招呼着冉秋念和萧殷先回自己的屋子梳洗休整一番,他们俩住过的屋子都还留着,日日派人打扫着,随时都可以住进去

    顾老夫人听到冉秋念回来的消息,立马丢下手里的事情,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,正与冉秋念在书房门口遇上。

    她看着瘦了许多的冉秋念,鼻子一酸,心肝儿肉的喊着,将手足无措的冉秋念揽进怀里:“你可遭了大罪了,我可怜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舅婆别伤心,念儿这不是已经平安回来了?莫哭,莫哭,当心哭坏了身子。”

    冉秋念被舅婆真心实意的伤心和心疼打动,轻声安慰着,瞬间就拉进了距离,对她亲近起来。

    舅婆揽着冉秋念回了屋子,要与她好好说说话,萧殷则留了下来,顾老将军正色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为何你、念儿还有秋白,你们三个同时出事,这段时间你们究竟到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秋白也出事了?”萧殷脸色微变,这件事情他还不知。

    “与你们先前差不多,杳无音讯,生死不知。”顾老将军面色沉重,但萧殷和冉秋念的平安无疑让他心头一块大石头被放下,现在只剩下冉秋白还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萧殷脸色有些难看,他将在锦绣城发生的那些事简单说了一下,说到冉秋念掉入护城河时,他眉峰微皱,迟疑着说道:

    “当日刘合绑了念儿,与齐若云对峙,我到的晚,并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。可我已查到前一日街上那场动.乱的根由似乎与齐若云有些联系……刘合已死,知道那日他们在护城河上说了什么的,恐怕只有齐若云和念儿两人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也正是因为他怀疑起了齐若云,所以才不敢从驿站请人传信给冉家还有顾家,只能没日没夜的赶路,亲自把消息送回京城。

    “我已递信给鬼医,请他入京为念儿诊治。以那位老前辈的医术,区区离魂之症必不在话下。”说到冉秋念的失忆,萧殷也将自己的准备和盘托出,以安顾老将军的心。

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

    顾老将军点了点头,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齐若云不日便要进京,你失踪的消息虽然还未传开,可他有上奏的权利,圣上必然已经知道这个消息,你此次回来还需尽快面圣,与圣上澄明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萧殷应下,谈完正事,顾老将军便不忍再留他,出言让他赶紧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冉秋念和萧殷平安归来的消息还需尽快通知冉老夫人,免得她真要忧心成疾。顾老将军提笔写信,立刻便派人快马加鞭往锦绣城送。

    顾铮这几日都在京郊练兵,得了府上送来的消息,赶忙告了假回去,赶到府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他尚来不及去看望冉秋念和萧殷,就被等了他多日的管家拦了下来:“少爷,可算是见到您了,这几日你不在府上,有好些拜帖都积在那里,我正要给你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何叔,我正要去看望表弟表妹,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。”顾铮一听是拜帖的事儿,便有些头大,他都躲到城郊练兵去了,怎么这些人还往他这儿送帖子?

    “旁的人倒也算了,有位姓冉的姑娘,已经递过好几次帖子了,似乎与表小姐有些渊源,我才拿来问你的。”

    何叔见顾铮敷衍两句就要溜走,赶忙把人给拦了下来,叹了口气,要不是那姑娘来的勤,语气诚恳,还有表小姐的亲笔信,他也不会这么上心,生怕真有什么要紧事儿被耽搁了。

    “姓冉?与表妹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顾铮一听这个,顿时来了兴趣,也不急着走了,好奇的等着管家何叔从袖子里掏出了五六张拜帖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,都是那姑娘送来的?”

    顾铮乍舌,他接过那些拜帖,打开翻了翻,却有些莫名。帖子里只是写了些寻常拜会的话,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