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上中文 > 都市言情 > 神宠又给我开挂了 > 第五三二章 断尾求生
    当初幼年拜师,立下了不违师命的誓言,一切实属正常。师尊已经故去六百年,国师亲手安葬,师尊随身的剑、印等宝器全都陪葬——谁又能想到,六百年后忽然冒出来,以誓言约束自己,让自己和小玄武自相残杀?

    但是国师神色大变却不是惊慌失措,而是看到草原上,有一道高大的身影,怀里抱着一个较小的女妖精一路狂奔,直朝北岛国义而去。还在数百丈之外,就双臂一动将那小小的女妖朝北岛国义掷去。

    小公主当然是不欢喜的,但是她刚刚得到了好几件至宝,正心头痒痒要找个对手试一试威力,也就半推半就的顺从着哥哥的意思,拿这个八条腿的怪物开刀!

    牵星盘在天命公主面前飞起,上面一些星光闪烁,小公主一脸了然模样,然后取出了刚到手的小巧飞剑,在手中一转便化作了一百三十丈的火焰巨剑。

    北岛国义三道尾巴突然而来,小公主却早有所料,火焰巨剑旋转,挡开了三条巨尾之后片刻不停的朝前一刺,正面的北岛国义正张开了口,吐出来一道毒烟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毒烟炸散,四处爆炸不断,魔焰翻腾。

    北岛国义的各种斗法手段,好像小公主全都提前预知,每一击都能截断这怪物的攻击,北岛国义打的异常别扭,他不禁发出了一声声愤怒的嘶吼,将自己融合了“神兽”的记忆中,各种手段一一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“神兽”的手段已经在东土绝迹至少七千年,按说每一种都应该有着出其不意的效果,可是天命公主却像是早已预料,各种应对手段十分恰当。甚至小公主还把另外两件宝物,取出来“演练”了一番,借着这怪物帮助自己的熟悉这些宝物的实战应用!

    孙大人早已看明白:“牵星盘最大的用处其实是【预演】,应该是来自于七心妖主强大的【算力】,可以推算出斗法对手的各种战斗方式,提前做好应对准备。”

    北岛国义不断咆孝,却始终不能奈何天命公主,终于再次动用那一枚玉印,命令国师诛杀天命公主,可是小玄武却拦住了国师。

    北岛国义再也没有别的办法,他如今半人半兽的状态,智力本就受到了影响,而且野兽的本能越来越强烈,既然无法战胜对手,内心便恐惧起来,八条尾巴轮番抽打,凝聚出了一团漆黑的能量风暴,却被小公主的火焰巨剑钉住了漩涡中心一绞,能量风暴就溃散了。

    牵星盘不但能够推演对手的全部斗法手段,还能针对性的找出其中的弱点。

    北岛国义丢出了这一团能量风暴之后,本体已经像一只乌贼一样,八尾一收就要远遁而去。可是他忘了孙大人一直在旁边看着呢,

    孙大人本想请动苍稷古剑,可是苍稷剑姬却澹澹表示:剑鞘里有一头八阶老妖还没有炼化,此战不宜再出手。

    孙大人有些莫名其妙,总觉得苍稷剑姬有些情绪,但是大战当前却不好细问,只能抽出屠龙神器短剑,凌空一刺——

    北岛国义八条长尾盘旋一转,似乎扰乱了某些规则,孙大人这一剑本来直刺他的头颅,却钉在了一条尾巴上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北岛国义一声惨叫,孙大人紧跟着追上来,拔出了短剑又是一刺,这一下北岛国义再也没能躲开,整个头颅被短剑刺穿,轰然倒在了草原上。

    可是孙大人却觉察出不对,把葫芦老二放出来,使【千门眼】一照,地上北岛国义的身形消失,只剩下一只断尾!

    “好手段!竟然还有断尾求生的秘术,而且断尾可以模彷真身,本大人堂堂七境也无法一眼看穿。八条尾巴,就等于多出来八条性命,只是不知这断去的尾巴,日后还能不能生长出来。”孙大人连连称赞着,然后取出了日晷,将刻度光影朝后拨动一格。

    卡哒!

    孙大人紧追而来,手持屠龙神器短剑凌空一刺——北岛国义八条长尾转动,想要搅动规则,却听孙大人发出一声喝斥!

    天空之上,顿时有水波一般的金光落下,北岛国义的能力顿时被打断。

    他所干扰的乃是虚空规则,否则孙大人上一剑不会出现问题,目标本是头颅,却落在了尾巴上。可是论起虚空规则,北岛国义又怎比得上孙大人?

    北岛国义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,前一道神通无法施展,后续“断尾求生”的神通便不够圆润。可即便如此也只能强行施展,因为他能够从孙大人手中的短剑上,预感到一种极为可怕的凶险!留下必死无疑!

    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北岛国义八条长尾全部断下,竟然化作了八个北岛国义,彼此一转便难分真假,然后一共九个北岛国义,分别向着不同的方向逃遁而去!

    这草原上有许多的【力量】,否则北岛国义肯定还要搞出土遁、飞遁之类的手段。

    可是孙大人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只秤砣,凌空落下来发出轰然雷鸣,挤压了整片虚空,九个北岛国义顿时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!

    如果北岛国义八尾合一,本身力量足够强大,秤砣的威力怕是也只能让他行动不便,绝不可能直接压得他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可是八尾分散,他的力量也随之分散。八条尾巴的力量根本无法挣脱秤砣的禁锢,唯独本体的力量强大,于是九个北岛国义很快分出了真伪,只有一个还在逃窜。

    “着!”孙大人一剑刺出,准确的刺中了北岛国义的身躯,将他钉在了大地上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北岛国义又一次惨叫,伤口中污浊的鲜血喷涌,这些鲜血有着极为强烈的毒性,流淌之处草原枯萎。北岛国义显出了真形,八条尾巴断去之后,他的下半身生出了两条只比正常人腿略粗一些的尾巴。而其他的八条尾巴也都散去了幻象,变回了尾巴的模样,在秤砣的压制下,还在勉强扭动。

    孙大人走了过来——小公主已经抢先一步,操纵着一柄梳子在北岛国义身上刷过,北岛国义凄厉惨叫,全身气血精华都被梳子刷去!

    这梳子上凋刻着日月的图形,气血精华被刷去后,注入了“日”中,原本暗澹无光的“日”立刻变得明亮几分。

    这是来自于七心妖主的宝物之一,正梳可以刷去生灵气血,反梳可以刷去魂魄阴力,气血入“日”,阴力入“月”。

    地上的北岛国义本体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!另外八条断尾却是更加疯狂地扭动拼命逃走。小公主毫不客气又梳了下去,日图变得更加明亮了。

    孙大人撇撇嘴,但是客观来说小公主这次的确是给自己帮忙,她占了些便宜孙大人也不好去讨要分润。

    而孙大人也明白了,在古墓外面,自己忽然感觉被人“窥视”——原来是国师。可是国师怎么会偷偷跟过来?是谁跟国师报的信儿?

    这一趟还真是……无话可说啊。自己和天命公主在前面,身后跟着鬼面蝉老妖,老妖身后跟着国师,国师身后跟着八条尾巴的怪物……你们这些家伙,是不是都以为自己就是那只黄雀了?可本大人不是螳螂啊,尤其是鬼面蝉老妖这个蠢货,你的族群终究是“蝉”,这名字在这一套复杂的关系中,就犯了忌讳大不吉利,心里居然没点逼数!

    北岛国义一死,国师和小玄武也就不必装模作样了。可是天命公主忽然一个蹦跳到了北岛国义的一条尾巴旁边,掀开尾巴下面压着一枚玉印。

    小公主眼睛一亮正要去捡,国师冰冷如霜的声音传来:“别动!”

    小玄武巨大的爪子按着地面,身后的蛇头高高昂起,对着小公主虎视眈眈!小公主很不满,你谁啊,一把年纪了就能倚老卖老?竟敢如此呵斥本公主!

    国师看也不看孙大人,可是孙大人不知为何就是觉得有些心虚,身形一晃便出现在了小公主身边,拉起她来:“此物你留着也没用,还给国师吧。”

    小公主撇着嘴,内心其实已经乐开了花!因为哥哥居然联合外人欺压妹妹!尤其是为了一个漂亮的女子,忽视妹妹的感受:这世间那些没良心的哥哥,不都是这么对自家妹妹的吗!还听说人族那边,有许多当哥哥的,父母不在之后,便会在嫂嫂的唆使下,把自己亲妹妹卖了,谁家给的彩礼多就把妹妹嫁给谁,也不管妹妹后半生会不会幸福。

    小公主转着眼珠子,心里高兴就没再去捡那玉印,但是她跟哥哥说悄悄话:“哥哥,这位是嫂嫂?或者是嫂嫂之一?绊……嫣儿知不知道?年纪有些大了,跟哥哥不大般配……”

    孙大人赶紧捂住她的嘴,暗暗叫苦,国师年纪这个梗,真的不能再玩了啊。老太婆一会该炸了。

    可是两位七境的悄悄话,也很难瞒过另外一位七境。国师款款而来,捡起了地上的玉印,在掌心中怔怔看了半晌这才收起来,然后对孙长鸣说道:“这是你新收的丫鬟吗?跟喜鹊倒是挺搭配,不过有些不懂规矩,大人对府中的下人过于宽厚了,不如交给本国师,帮你调教一下?”

    孙大人叹了口气,今天这事无法善了啊。

    国师的段位还是高,这么几句话,天命公主就算是有一百零八道尾巴,也被国师全给踩了。简直是句句扎心啊!

    孙大人已经拉不住了,天命公主曾一下就窜出去:“你说谁是喜鹊呢?你才是喜鹊、你全家都是喜鹊!本殿下是炎雀、炎雀!高贵的金血贵胃皇族!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丫鬟,本公主身份高贵!”

    “你才没规矩,从小没人教道!”

    孙大人都不知道国师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,似乎每一句话都在暗指天命公主从小没爹没娘,没人疼没人管教。

    天命公主已经扑起来了,毫无疑问接下来就是“啄、挠”套餐。可是小玄武仰天发出一声悠长的啸声,声震九霄。

    小公主立刻落回去,在草原上摆出了一个警惕的姿势,她感觉到了一种血脉上的压制。

    炎雀一族的血脉中,混入了几种并不属于玄武的神兽血脉,可是毕竟是驳杂了,而且传到小公主这一代,每一种都十分稀薄,单纯比较血脉小公主自然是远远不如。

    一兽一妖剑拔弩张,国师却澹然闲静的取出了一枚留声玉符,轻轻注入元力,里面就响起了小公主的声音:“你说谁是喜鹊呢?你才是喜鹊、你全家都是喜鹊……”

    孙大人瞠目结舌,国师啊,你这样做过于凸显你的“老谋深算”了!国师对孙大人露出了一个笑容:“大人也不想这段声音,被某个夯货听到吧?”

    孙大人捏着鼻子:“国师到底想要怎样?”

    可是国师却收起了灵符,再也不提此事,反而道:“我还要谢过大人帮我解围呢。”孙大人暗自叹了口气,知道自己的“把柄”算是落到国师手里了:“国师不需客气,你我乃是盟友,大吴和桑岛也是友邦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国师似乎是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天命公主,说道:“你我两位七境至尊,既然来了九巫妖廷,怎能不做些大事?”

    小公主理都懒得理,你们爱干嘛干嘛去,九巫妖廷的事情,跟我有什么关系?诶不对,我好想最近刚收了一批小弟,别伤到了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转念一想,自己手下的这些小弟,只是为了方便弄死老东西,现在老东西的坟都被自己刨了,这些小弟好像也没啥大用处了……

    “国师有何想法?”

    “去九巫妖廷的都城看一看?”国师发出了邀请,就好像有多位七阶妖圣镇守的妖族都城,对他们不设防、进出如踏青游玩一般。

    孙大人考虑了一下,颔首道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国师先等我几日,还有件小事需要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乌哼将军行色匆匆,驱车来到了一片穷山恶水之地,然后将所有的护卫、随从都留下,孤身徒步走进了这一片区域。

    险恶的山水之间,只有一条小径。但凡离开这条小径,即便是七阶妖圣也会迷失在这荒山之中。因为此地乃是妖族当今第一阵师“骷槐”的道场!

    周围布置有骷槐赖以成名的“五绝九幽噬神大阵”,便是妖皇亲至,也只能乖乖从这条小路自己走上去,骷槐脾气古怪。

    鬼车将军乌哼今日到此,乃是为了请骷槐出山,布下妖阵力挽狂澜——乌哼前几日和陆啸水通过话,觉察到了对方的异常,于是派出手下暗中刺探,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存在控制住了陆啸水,但毫无疑问对方拥有八阶的实力,妖庭现在无力对抗八阶,只能请骷槐布阵,集合多位七阶妖圣之力,和对方谈判,若是不能商谈,那就只能拼死一战!